``````

青黄 一场来自仙界的风花雪月 第二发

糖心蛋:

对不起,太忙了,回来晚了,送上第二发=3=,第三发要等几天,因为明儿要收拾行李,后天就得滚了,可恶的开学季TAT


依旧,中秋快乐=3= 今天你萌吃月饼了嘛(我粗的火锅!


第二发


翌日八太子青峰果真又来了,还带了一笼子色泽亮丽的小龙虾。


“黄濑,送你的!”


“哦……”黄濑接过,拿起菜刀就要大卸八块。


青峰眼疾手快制止他,“你干嘛?”


黄濑举着刀愣愣的,“哎,太子你不是要吃龙虾口味的月饼吗……”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因为青峰的脸色越来越臭。


“谁要吃啊!”青峰咆哮,“这是我养的宝贝,送你,送你,懂不懂!”


“哦……”黄濑浅浅笑了,赶忙把笼子抱怀里,他觉得这太子还挺好的,来吃白食竟不忘慰问厨子,当员工的能得到老板这般赏识也算值了吧,况且,他今天正常叫自己名字了(黄濑小仙,你的满足点会不会太低了?)。


昨日一番奋斗耗尽法力,黄濑今日只做出几款普通口味的月饼,想起青峰风卷残云般把餐桌洗劫一空的情形,不知这点东西能不能填饱他肚子?


黄濑挺郁闷又有些懊悔自己法力不济,端出那盘可怜兮兮的月饼来,道:“八太子,我今天就做了这么多,要你不嫌慢,我这就给你做去?”


“无妨!”青峰豪爽于桌边坐下,拎起一只月饼扔嘴里,吧唧吧唧嚼两口,吞下,“好吃!”


黄濑顿时放下心来,趁青峰喝茶啃饼的时候,去给小龙虾们换水,等他忙完回身,青峰早不见了,一盘月饼消灭得干干净净,盘子下面压着一张宣纸和一道令牌。


“此乃出海令,凭其可自由出入龙宫,中秋过后去人间玩玩吧,包你乐不思蜀——青峰”


落款下方有一行楷书小字,若不仔细,当真察觉不了。


——遭贬之事,我已听父王说了,这令牌虽无法助你重返天庭,却能让你去看看大千世界,愿你能像这深海般放宽心怀,仙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可总有一二是幸福的,望你找到。


八太子……


黄濑说不出这刻是何感受,只觉心口发烫,手中的令牌像要起火似的,融化掌心的温度。


可这感动并未持续太久,两日后,青峰又来找他,弄得黄濑措手不及,照前两次的经验看,八太子若要来这,必会先行通知,可当下却来了一记回马枪。


黄濑翻箱倒柜也没找着任何存货,丧眉耷目的道:“八太子,今天没法招待你了……”


“无妨!”青峰依然重复那句话,有些神秘兮兮的开口,“今天我来喂你!”


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底升起,黄濑后退两步,警惕看着他。


青峰笑微微从身后摸出两根胡萝卜,递到黄濑嘴边,“喏,请你吃。”


我那个八仙过海靠啊!


黄濑就差吐出一口仙血了,嘴角抽搐讪笑,“八太子,我不吃……胡萝卜!”特地加重音强调。


青峰反问:“你不是兔子吗?”那表情特无辜!


黄濑:“……………………”


你是真无知还是故意整我呢?黄濑心中像有一百匹披着羊皮的狼奔腾而过,突然对眼前的东海小王爷有了新的认识——这家伙绝对扮猪吃老虎,不,吃仙兔!因为他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就差上眉梢飞舞了!整张脸写满:我就调戏你调戏你调戏你,怎么着吧!


咬死你哦!黄濑恨不得化身八百前未成仙的摸样好亮出那两颗还算唬人的兔牙,立威:老兔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啊!


黄濑张嘴,亮牙,咻,风驰电掣间被塞进一截胡萝卜,顿时哑口无言:“呜呜恩恩啊——”发出三界之外的迷之嘟囔。


“哎,不急,嚼碎了,慢慢咽……”青峰说着又将胡萝卜往里送了送,依旧笑微微。


“唔——”喉咙被堵住黄濑难受得要命,眼泪鼻涕一下就下来了,青峰见状立马松了手,手忙脚乱帮黄濑顺气,满眼都是愧疚。


“对不起,我没想到我手劲儿那么大……”话没说完,就被硬邦邦的胡萝卜砸中额头,黄濑那可是用尽仙力,快准狠一下将他额头砸出个鼓包。


“你——”从小到大,他东海八太子哪受过这般气,一股龙火蓦地从头顶窜出,熊熊燃烧,拳头捏的咯咯作响,楞没舍得揍下去,换别人这么对他早被他一记龙摆尾扫去天边了。


“八太子……”黄濑边咳嗽边厉声喝道,“如果您闲得没事干,请去折腾别人,小仙身份低微,经不起尊驾如此厚爱!”抬眼,竟是满腔愤怒。


青峰帮他顺气的手怔然止住动作,眼神骤然冷了,起身,再不看黄濑一眼,佛袖而去。


那声冷哼,震天动地,连厨房都抖了三抖。


黄濑觉得可委屈,明明是对方错,可现下情况倒像他犯了啥滔天大错一般,不知踩到这霸王龙那条尾巴了?


这刻,他开始相信关于龙族阴晴不定的传说了,满腹辛酸的想,最坏的结果不过从海底到炼狱而已,神仙能当到他这般倒霉的也算世间罕有了……


喝口茶,继续在厨房忙活,中秋将至做出龙宫上下满意的月饼才是正事,腰间悬挂的出海令与仙牌相互碰撞,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黄濑听在耳里,满腹不是滋味。


少了八太子的叨扰,厨房月饼存货渐渐多了起来,黄濑将不同口味的分别搁置在不同橱柜,直到整壁的壁橱再也塞不下,龙宫入口都能闻到浓浓饼香,方才歇手。


老龙王吸着空中飘荡的香味,巴不得现在就是中秋,大力拍打黄濑肩膀,“凉太呀,辛苦你了!”老龙王兼备和蔼亲切和自来熟,黄濑刚来没几天就凉太凉太叫上了,像叫亲儿子一般,让黄濑倍感温暖的同时还有一丝微妙的窘迫。


黄濑忙摇头说不辛苦,这是他该做的,这不接话还好,一接话老龙王的话匣子就跟开泵水闸似的关不住了。布拉布拉啰啰嗦嗦扯了一堆有的没的,听得黄濑昏昏欲睡,瞌睡虫上脑眼皮即将阖上之时,兀的听龙王问了句,“你和阿八相处得还好么?”


阿八?黄濑歪头微怔,显然没转过弯。


“八太子……”龟丞相在一旁小声提醒。


“哦……”黄濑恍然大悟,心想这小名可真地气啊,心下喷出一口茶水的同时又咽下一口苦水,他和八太子冷战已好几日,午休时分八太子总会装不经意路过厨房站门口冷眼看他,也不吭声,满脸写着“跟我道歉小王就勉为其难原谅你!”


我呸!


小兔仙很有骨气的次次视若无睹,用屁股对着他,八太子碰几鼻子灰后也不再来自讨没趣了。


这西伯利亚般的关系没法对老龙王说,黄濑只能硬着头皮打哈哈,“还不错,八太子他……为人豪爽不羁,自我来龙宫他帮了我很多,我打从心眼里感激他。”


老龙王闻言露出震惊的表情,仿佛像听闻了难以置信的上古传说,半晌才摸着龙须宽慰道:“那就好,那就好,阿八虽然脾气怪了点,但本性不坏……”


登登登——


黄濑在长长的龙宫廊道风一般的奔跑,耳边回荡着龙王的句句感慨。


“他哥哥姐姐要么调去管理别的海域,要么就嫁到其他龙宫去了,唉,打小就困在海底陪老头子我管理漫天风雨,哪有机会去结交朋友,除了虾兵蟹将就只有老龟儿陪他说话……”


黄濑推开一道又一道沉重的宫门,心急如焚。


“上面怕我们龙族随意出海胡作非为就弄了个劳什子出海令,一个龙宫发一枚,每年还得上报外出次数递申请,这不折腾龙嘛,不过我想有总比没有好,就把咱东海唯一的出海令给了老八……”


可他给了我——黄濑七拐八拐,来到八太子寝宫外,气喘吁吁,心跳如鼓。


“所以听说你来了,老八虽然面色如常,可当爹的又怎么会看不出他心里其实欢喜得很?”


掌心发烫,沁出汗来,黄濑望着紧闭的宫门却迟迟不敢推开。


“不过,守宫门的章鱼丸跟我报告说他前些日子出海去了人间一趟,拎了几框子萝卜青草啥的回来……这出海令如此珍贵岂能滥用,这混账阿八愈发无法无天了,你得替我好好说说他,凉太……”


胡萝卜——黄濑低头看腰间的出海令,眼眶发热。


“你能当他是朋友,我当真欣慰非常,老朽虽能呼风唤雨,却无法满足孩子一心渴望走出龙宫、去大千世界广交贤友的愿望,此于常人再易不过,之于龙族却难如登天,说实话,我挺感谢玉帝把你贬到这儿来……”


老龙王最后的似玩笑似真心的话语仿佛砸穿了心脏,扑通、扑通,黄濑深吸一口,推开宫门,也不看里面就鼓起一嗓子大喊道:“八太子,我要和你做朋友——”


“做朋友——”


回音穿透墙壁震起深海朵朵浪花,黄濑睁眼看见那双青色眸中流淌着数不尽的惊讶。


他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面对那人,正经危坐,诚恳的说:“小青峰,我要和你做朋友。”


称呼的改变使那人本就微睁的瞳孔蓦然又睁大几分,笑意爬上黄濑眼角,“小青峰。”他又叫了一次。


TBC



Day&Night:

  

 

2013|08|13    弹丸轮破  ダンガンロンパ 希望の学园と绝望の高校生

苗木诚  |  血猫

摄影  |   十二靥

其实最近特别忙,又是截稿期,又要赶818的JOJO ONLY,简直修罗死了。不给这个家伙拍照还要生气……只好在家里拍一个先,让她爽一下。当然小苗木还会再找教室圆满的!还要跟雾切拍,还要跟狛哥拍,哦啦哦啦哦啦~~~


种豆得豆芽:

之前去海边作死的产物,我觉得我已经要把V组刷吐了w

yuri cn:circlebean

flynn cn:yukisenbon

PHX:nagi

THX:柴葱

阿冷:

【全職高手-林敬言】
今天我先一步离开这片赛场,但我不会离开荣耀,永远不会,我还会一直注视着你们,祝你们能实现你们的理想。

攝影感謝: @渣神痞子 

句子取用自蝴蝶藍1575章,老林退役時所說的話。這時候我差點沒哭死OAQQQ
超喜歡老林的!超喜歡犯罪搭檔的組合><

這次是因為在場次的時候出的不是很滿意,一直被認成張新杰O3Q
然後臨時抓住攝影求他幫我拍,謝謝痞子和炤垣WWW

燃烧原野:

《激战!荣耀学级不良传说★!》第③弹发布!

具体设定见图二~❤

#之前没有放过轮回的人设,顺手腿儿一下,从左到右分别是吴杜方周吕江翔!#


终于到了魔性の轮回了!!!!天了噜画死爹了!!!!lo主感觉自己被累的都没法再当炫酷总裁辣!!!!!!都没法在承包鱼塘辣!!!

一想到后面还有霸图和兴欣(兴欣还有十几口子人……)我就觉得还承包什么鱼塘!赶紧从鱼塘旁边跳下去算球了!(。



应上次大家的热♂烈要求,这期的荣耀不良电台Q&A问答栏目也继续为大家播报幸运观众的问题(并不幸运。



Q:为什么这张图看起来这么像是周泽楷的后宫。

A:因为小周长得太帅了。

说实话,大家对轮回的任何一个疑问都可以用“因为小周的脸长得太帅了”来解释,不信你看↓。

“为什么孙翔总往校外跑?”“因为小周长得太帅了。”

“为什么江副点开了技能——翻译精通!”“因为小周长得太帅了。”

“为什么杜明没有女朋友!”“因为小周长得太帅了。”(咦。

对不起小明对不起。


Q:我想在小周面前放只碗行吗?

A:可以,我先去帮你打个救护车。


Q: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小周的脸真的没受伤啊!!!!

A:当然是真的,别人家的不良少年也是想好好过日子的,不然每天上学都被女生揍,那可怎么活。

☆☆☆☆☆☆☆☆☆☆☆☆☆☆☆☆☆☆☆☆☆☆☆

插播一条来自王杰希同学的回复↓

“我第一次看见这个人,就觉得他的脸上有一股莫名的AT立场,可以弹开一切攻击。”


在插播一条来自叶修同学针对上面回复的回复↓

“少撸点漫画吧大眼。”

☆☆☆☆☆☆☆☆☆☆☆☆☆☆☆☆☆☆☆☆☆☆☆☆☆☆☆

Q:那别家的男神会被揍脸吗?

A:会,尤其是叶修黄少


Q:方哥为什么这么有男友力?

A:因为他就是男友。(别人的。)

#有一种男友他叫做别人家的男友。#


Q:方明华大大坐的位置……我第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小江。

A:大家都不明白,只有方大大这样的纯种直男才有能力对抗周泽楷同学的魔性。

其他人靠近小周方圆一米内必弯(不,没有这样的设定。


Q:杜明去兴欣也就算了人家是对唐柔MM……那啥对吧,孙翔怎么也总去兴欣……难道他对叶神……也那啥?

A:少年,你知道的太多了。


Q:什么?轮回不收清洁工了?那要还要不要树?

A:不要这样,如果大家都去轮回当树了,会吓死黄少的。


Q:哈哈哈哈哈哈兴欣竟然是夜校哈哈哈哈!

A:大家的眼神总是好到让广播害怕的地步。

我明明,只是小小的那么一写。


Q:蓝雨收妹子吗吗吗吗吗吗!!!

A:蓝雨的魅力真可怕,都过去了三期还有人关心,在这里做个统一回复↓。


女校烟雨,男高蓝雨。

前者自备小剪刀,后者需装假JJ。


祝大家入校愉快。

以及顺手帮李华大大插蜡(。


本期荣耀不良电台Q&A问答栏目播报结束,放下预告:下一期韩文清将率领霸图体校强势出击——


敬请期待本栏目下次播放。


梓官:

PF21場次照-2014/10/26

拿到照片來放個幾張慶生>D<   ////

小周主人(?)生日快樂呀!!!!!!!!!!!!!

(一槍版本為私設*)

--

場次沒太多照片總之放個紀念用~

最後槍系互動私心XDDDD_


photo thx/H.V


君莫笑/夜伢 @Alcoholism 

沐雨橙风/ @Minily  

海无量/硯

寒烟柔/葉

昧光/六六

--

大漠孤烟/七曜

石不转/冰諦

百花缭乱/典夜

--

王不留行/ @SELIA 

--

一枪穿云/梓官

--

謝謝團員們>////<~~~~~~~~!!!!!!

抱歉lofter怪怪的,刪掉重新發


【瓶邪】一语成谶[修改版](第十七章:张海客)

心因性失忆症:

    我心说这货该不是玩上瘾了?难不成上次给胖子发短信的那些号码的话费没用完特地重来我这儿消耗消耗?

    我的手给手机震得发麻,连着的短信声也让在场的所有人转头看向我。

    我暗骂看我干嘛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就冲一帮伙计说:“快搬!”伙计们都回过头,继续搬东西。

    闷油瓶也走了过来,蹲在我身边,问了一句:“什么事?”

    我疑心在场的伙计里有那几个盘口的老大的派过来盯梢的,心知这事儿不能给那几只老狐狸知道了,不然谁知道他们要怎么闹腾。

    我没回答闷油瓶,直接把手里捏着的手机丢给他。闷油瓶接了过去,往屏幕上看了一眼,皱了皱眉,脸色就冷了几分。

    这条短信虽然短,但信息量可是不小。




    “鬼影是假的”这一句,可以确定我们家没被安装摄像头或者窃听器,否则我和闷油瓶的对话早就被听见了,看来对方还不确定闷油瓶的记忆到底恢复了多少,也不确定我能想到什么程度,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优势。

    而后面那句“小心张起灵”应该是在对我下心理暗示,对方可能猜得到我极其信任闷油瓶,但没猜到我是完全信任闷油瓶,这么一说,多多少少会给我对闷油瓶的信任带来一些影响。

    也警告我不要把这条短信给闷油瓶看,看来闷油瓶一定瞒了我不少事。这句子虽然老套的要命,但一直是最好用的方法。

    我原以为我杀了鬼子程已经掌握了部分主动权,没想到这一切都在对方的预料之中,甚至可以说,鬼子程只是他派来传话的人,目的是告诉我他的存在。鬼子程在他的计划中,本就是死人。

    我想到这儿,有些脊背发凉,现在看来对方的道行不是我耍几个小聪明就能对付得了的。

    可这个人现在依然在帮助我,这是为什么?他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人?还是不站在任何一边?是否跟我是对立关系?我没有办法知道。

    而现在,我得到的信息极其有限,我想要赢,想要活下去,就必须从闷油瓶那儿套话。

    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闷油瓶这人软硬不吃,我要诈他成功率小的完全可以忽略。

    转眼瞥见那句:“小心张起灵”,突然就知道了怎么诈闷油瓶。我猜错了对方的最主要目的,对方的这句话不是为了让我怀疑闷油瓶,而是为了帮我诈闷油瓶。

    我虽然没见识过二叔的本事,但多多少少也能猜到一些,而这一次,这个人甚至不是我二叔可以对付的角色。




    既然对方都帮我设计好了怎么诈闷油瓶,我也需要从闷油瓶那里套些话出来,就干脆用这个人的方法。

    “小哥,说吧。”我直接就对闷油瓶道。

    闷油瓶正要把手机还给我,听到我的话,动作停了一下,抬起头,目光变得极其深沉,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一边在心里祈祷闷油瓶千万别现在发现我要诈他的事儿,一边故作镇静地看着他。

    结果是,我居然成功诈到了闷油瓶,他沉默了半天,神情还是特别淡定,开了口:




    “我见到你之前,有过一段昏迷的时间,偶尔清醒的时间里,我记得一个人在给我处理伤口,看到过给我处理伤口的人的脸。”




    闷油瓶一说完,转头就盯着我,接着道:“是你的脸。”




    我的思维几乎停滞,那一瞬间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我的脸!?我怎么可能!?




    闷油瓶移开了目光,语调平平的说:“记得并不是很清楚,但确实是你的脸,你现在露出来的脸。”




    我更加疑惑起来,闷油瓶的意思是看到的是我面具做出来的这张脸,我下意识否定:“不可能!”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戴着我的人皮面具去照顾闷油瓶?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闷油瓶当时处于半昏迷状态,也没有可能去确认那个人脸上的是不是人皮面具。难道是为了让闷油瓶怀疑我?

    闷油瓶看着我的反应,再次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族里有一个人,叫做张海客,这个人的任务是监视你,并尽可能的模仿你。你从一出生开始,就被他一直监视模仿,他的脸还有他的行动举止,说话方式都跟你一模一样,如果不是特别亲近的人,是没有办法辨认出真假的。”




    我的思维更加停滞在了原地,觉得张家人简直无法理喻。怒火噌噌的冒了上来,我几乎要冲上去揍闷油瓶,特别是在想到世界上有一个人,跟我一模一样,而且一直监视我,搞不好我第一次打飞机是什么时候他都知道,随时能替代我的存在。




    闷油瓶依然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咬牙切齿,完全无法控制情绪,几乎是朝闷油瓶怒吼着:“你狗日的还知道什么!?”




    闷油瓶淡淡的看着我,直接无视了我激动的情绪,眼神瞬间变得阴冷起来。我想到上次在塔木陀的场景以及他的眼神和回答,顿时泄了气。




    闷油瓶确实没有告诉我的义务,但我仍然不甘心。我特别恼火闷油瓶又不告诉我,这种情绪不受我的控制。




    我脑子里顿时开始浮现出无数个问题,一股强烈的杀意缠绕在我的心头,我特别想知道这个叫做张海客的人在哪里,我能不能远程的立马弄死他。




    闷油瓶依然是淡淡的语气问我:“你知道了什么?”他似乎并不介意我知道什么。




    我都不知道自己哪根神经搭错了,没有回答闷油瓶的问题,而是条件反射性地就伸手去捏闷油瓶的脸。

    闷油瓶意外地没有躲开,我一把就捏上了他的脸,他静静地看着我,任我在他脸上狠捏着,也没说话。




    他的皮肤捏起来手感不错,温温的,滑滑的,因为常年下地的原因还挺白,看起来特别嫩。




    我就这么捏着他的脸,意识到我出乎意料的动作,僵在了原地。

    我意识到我冒犯到了闷油瓶,刚才下了些劲儿捏,这会儿一放开,闷油瓶白白净净的脸上就慢慢浮现出两个淡淡地红印子,衬着他的面瘫表情,模样特别搞笑。

    虽然冲动的情绪已经逐渐被压了下来,但这个时候,我心里还有着被闷油瓶欺骗和背叛的情绪,以及对张海客浓烈的杀意,完全笑不出来。




    我摸了一根烟,点燃了抽起来,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了些,又问他:“他现在也在这?”




    闷油瓶没太在意,道:“不在。你不相信我?”




    我一听,心说不得了,前一秒刚把我骗完后一秒问我信不信他,脸皮堪比城墙厚。但这个问题很严肃,必须严肃对待,我回答:“小哥你想多了,我就算不相信任何人,都信你。”




    我对闷油瓶的敬意绝对高于任何人,导致我每次跟他说话都会不自觉地称呼一句小哥,顿时我就理解了王盟的心情。

    闷油瓶点了点头,又重复了一遍:“相信我。”我在心里道,不能这么没皮没脸的啊。刚骗完呢,脸皮厚的赶上胖子了。

    连续的剧烈的情绪起伏让我感到十分疲惫,我起身直接道:“小哥,走吧,我们去西冷印社等小花他们。”

    闷油瓶也站了起来,再次开口。




    我看着他,之前恨不得撬开他的嘴巴让他把知道的赶紧说出来,现在,特别怕他说话,生怕又摆出一个惊天动地的我难以接受的事实,有堵住他嘴的冲动。




    我一脸木然的听着他说:“房间里有摄像头。”




    最后我还是点点头,吩咐伙计去检查。




    想到自己刚才的思考出现了一个漏洞。“鬼影是假的”根本不能证明任何事,只是用来误导我的,对方完全可以用这条短信来让我以为房间里没摄像头。

    我感到大脑里的cpu都快烧坏了,带着闷油瓶坐上了车去西冷印社。




    这一次,如果我,闷油瓶,胖子能联手,就有办法逃出这个局。




    我压下所有的情绪,感到头痛欲裂。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知道的事情,思考的事情太多,脑子几乎承受不住。激烈的情绪全部退却,剩下满腔的疲惫。

    车开到半路上的时候,我又想起昨天晚上拉着闷油瓶哭的事儿指不定也给摄像头录去了。




    说不定早就有人看见了,我在心里大骂男儿有泪不轻弹,老子好不容易偷着躲着发泄一次,还他娘的给我来个全程录像。这是我这回算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木口 wxid_akoako:

昨天拍的 修几张。存一下 毙了好多啊............

【cos】Persona 4

种豆得豆芽:

去年真是作死的一年~组了弹丸2全员,组了TOA几乎全员,组了Tales周年纪念全员。请叫我主催小战士!!!总之这一年给很多人添了不少麻烦,谢谢大家!P系列赛高~不过能找到这么多喜欢女神社的小伙伴简直开心cry,本来想一个人刷刷完事的不知不觉就变成了8个人一起。脑洞了很久的电视机山(虽然有点像微波炉)也得以实现,我觉得我这辈子值了!再次,感谢!


忘记说了因为临时故障大家不要嫌弃我的四六级耳机,以及衣服出前几天刚全部寄给我,裁缝把虚线都做实线了,我因为要忙着做电视机就没管它,果咩QWQ以及我小花的里衣就一直没露出来真是SAD~!!!



  • 花村阳介 cn: circlebean


  • 主人公 cn: 锯锯


  • 天城雪子 cn: yukisenbon


  • 里中千枝 cn: 夜栖


  • KUMA cn: 阿要


  • 巽完二 cn: 多洛


  • 白钟直斗 cn: 大腿


  • 久慈川理世 cn: 秋睦



摄影:两仪双月 


后勤:门板少爷,杠杠